水渍

    超调 2018


    { }

    不知不觉一年就这样过去了。这一年太兵荒马乱,乱到日历翻到了最后几页,才知道这一年就这样过去了。

    然后来到图书馆,然后坐在电脑前,然后开始哭。

    2018年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无论是这个世界还是我。在亲历了二十年镜花水月般的世界正在变好的幻觉之后,世界终于露出了它钟摆般左右偏移不停波动的事实。甚至觉得这个世界会继续这样崩坏下去,那些我曾相信的秩序与价值正在并终将完全沉没于权力与狂欢之中——当然也可能真实世界一直是这样的,只是我之前不愿意相信而已。

    今年结了一个烂尾的工作,正在结另一个烂尾的工作,手头那个还行的项目估计明年也能做完。或许明年可以毕业了吧。同时也大概定下来了毕业之后几年要做的事情,决定时当然踌躇满志,真正开始做起来后,还是要逼着自己跨出一个又一个陌生的步伐。经常性的噩梦,以及如影随形的压力,都让人疲倦。来到大学的第十年,似乎终于触摸到了一点生活的内部形态。

    身上的责任越来越大,能释放的时刻也越来越少。大部分时候就是在宿舍喝一杯,看看消遣的电视剧,间歇性哭一场,然后睡觉。有的时候会想,是不是也没必要承担这么多事情?大概是前几年关于毕业和工作的迷雾突然在今年散去,对即将到来的新生活用力过猛,步子太大终于扯着了蛋。我一直是一个用力过猛的人,这一年用的力尤其猛了些。

    控制理论里有一个「超调」的概念:一个惯性较大的控制器,在一个状态切换到另一个状态时,常常会出现超过新状态的值,往复波动若干次才能到达目标状态;而如果一味控制超调,则会导致控制器的速度变慢,延长状态切换的时间。就像洗澡时控制冷热水阀门的角度,调整太猛烈容易烫到,而调整太谨慎,往往温度还没有满意,澡就已经洗完。好的控制器需要根据控制对象本身的性质来设计,要说这一年我有什么收获,我想就是我更懂我自己了。我慢慢形成了一套目前能说服我的基本自洽的人生观,这让我感到很开心。

    春节时认识男友,因为异地的关系聚少离多,磕磕绊绊地,竟然也快一年了。他是我的一面镜子,让我回想起多前自己的明亮与忧愁。异地恋尽管少了很多告解与陪伴的机会,但他依然给我提供了非常多的力量。新的一年,希望我们的生活能一起变得更好。

    这一年见证了身边许多亲友跳出稳态点、改变现状的努力。为他们感到开心,这些也鼓励了我自己。尽管世界在下沉,我也仍没打算认输,虽然日子有点难过路有点难走,但还是希望自己能够活出点不一样。前两天突然想起了《棋王》,生活太具体了,「囿在其中,终于还不太像人」。新的一年,希望我能想到什么就放胆去做。毕竟我并没什么真正值得畏惧的东西,毕竟我已经慢慢开始学着和那一点点挥之不去的孤独相处。

    茫洋 2017


    { }

    2017年的春节,我窝在家里用kindle看完了《人间失格》,不过瘾又去看了Toma演的电影。电影中中原中也一直在念叨两个字,「茫洋,茫洋」。这真是一个充满画面感的日文汉字词。在茫茫大海中漂浮的我,就这样过了一年。

    春季时在亲友的讨论中猜到了一个消息,姥爷肝癌,没太久的时间了。之后只要有长短假期,都会回家,直到六月姥爷去世。在北京南站的进站口,微信里表姐告诉我姥爷走了,我去二楼的全家买了两个饭团,一边哭一边坐上了去天津的城际动车,再转飞机回家。而后是繁缛的丧事,下葬之后,又匆匆回到北京,生活再次如常运转。最近总是做梦,梦见各种家人,有时还会梦见那时为姥爷陪床的情景,就是梦不到姥爷。平时也不大会想起他,只有洗澡的时候,看见饭团的时候,想起马上又要过年的时候。对亲人的想念是伏延而绵长的,我学会了怎样面对它。

    除姥爷去世这件事儿外,2017年我的生活没什么变化。往年的关注重点在今年可以一笔带过:没有感情,也没有文章。不太一样的是,我今年似乎不太为这些事情焦虑了。 三四月时差不多知道自己铁定会延期,也就不必声声催自己一定要马上做出什么东西来;一个工作本已收尾,就等写文章了,结果逻辑链条上发现了一个重大的潜在问题,为了排查这个问题从六月份实验做到了现在,重复了五六次,各种各样的bug接踵而至,也终于从容应对,反正从容不从容,跟我能不能做出来一点关系都没有。能怎么样呢?也不能怎么样。

    这一年慢慢会觉得,表达没什么意义,情绪也没什么意义。写东西和发广播的次数越来越少。大部分时间躲进小楼成一统,遇到一些操蛋的事儿也会跳出来说两句,世界变得越来越奇怪,真的看不下去。当然,播客还是在认认真真做,真做到了100期的时候,也是挺开心。这大概是我博士阶段到现在做到的最好的事儿。

    往年年底我早早地就把一年的关键词和要写的东西想好了,今年例外,我都没有意识到,原来2017年马上就要过去了。今年的情绪太不饱满,回首一片茫茫,抬眼也是茫茫。很久很久之前,我就觉得自己像是一艘没有方向的船在大海上漂浮。不知道会不会靠岸,不知道哪里才是岸,但是我慢慢能感知到这艘船本身的涨落了。也算是进步吧。

    难走的路还在前面,有趣的事儿也在前面。找不到方向没关系,继续走吧。

© 2012 CubicStone Wei | powered by jekyll and github | themed by sext i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