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渍

    翻涌 2021


    { }

    十二月刚到,男友就在问我,今年我的关键词是什么。我忙于工作,无暇思考这件事情,刚才打开豆瓣,正是一篇我八月份在东京奥运会结束之时写的未完成的日记,「翻涌于波动中」:

    东京奥运会结束了。昨天下午和朋友一起录完了奥运会开幕式的评论播客,昨晚看闭幕式,在听到解说员说到「翩翩起舞」时和男友一起笑出声来,可笑完后心中奔腾出一阵难过。就这样看完闭幕式,心中压抑,想哭,说不出话来。

    我们对2020东京奥运会都是有期待的。2019年,自己诸事不顺,最开心的事情之一就是去了一趟台湾旅行。当时想,奥运会时期东京肯定人挤人,那就奥运会前或会后去日本玩一圈。这是我对来年最大的期待。

    那一年,在美国的好朋友邀请我2020年的暑假去参加她的婚礼。新冠疫情刚刚开始的时候,美国封关,我还在想疫情结束时我是否还能够赶得上这场婚礼。谁曾想,一年半过去了,越来越看不到这场震荡的尽头。

    嗯,这个挺好,翻涌的一年。

    其实这一年我的生活很简单,就一个字,累。一年以来,不知道写了几十万字的论文和材料、做了几千页的PPT,以前有点事情我就挂在心里坐立不安,现在虱子多了不怕疼,三天后的事情?那就两天后再想吧。于是我顺利患上了腰椎间盘突出,提早成为了疼痛中年。

    不过和几年前相比,我倒是挺喜欢现在的状态的。在终于发了篇自己拿得出手的论文之后(接收之日距离我博士入学差不多正好八年整),感觉自己这么多年的憋屈终于泄了压,自己终于认可自己了,可以抬起头做人了。后面的事情也都还算顺利,恰巧组里有了可以留下的名额,就留下来了。也没有考虑能赚多少、几年之后怎么考核、考核不过会不会被扫地出门:好好做事儿呗,总没错。

    所以,与前几年心中的无穷「暗涌」相比,现在的我像是在急流中行进,方向选好,路径清晰,所有的知觉都在努力维持着不翻船,其它的事情都抛诸脑后了。

    当然,也会偶尔想到,是不是自己敏感的触角逐渐退化,变成了一个无聊的人。今年读的书屈指可数,听的新专辑的数量还不到去年的一半,感觉每天回到家脑子都被挤干了,啥也不想想。这可能是今年我最不满意的一件事情,希望明年可以稍微自如一些吧。

    2021年,世界也没有变好,反反复复,来来回回。找到疫情的平稳期,就抓紧去看演出,蹦一蹦,吵一吵,成为了今年我最大的放松。世界随机波动,还是要找到一些能够抓在自己手里的「不变量」,音乐当然是其中之一。

    今年虽然大家都很忙,却更要腾出一些宝贵的时间去和宝贵的朋友在一起。我相信我们愿意互相守望,哪怕天空坍塌下来。

    春节没回家,下一个春节估计也没法回家。在过了第一个不在父母身边的春节之后,更加感受到了「家庭」的意味,以及和父母间那种可被视为永恒的情感。当然,和男友一起住已经一年有余,这样的「家庭生活」也逐渐成为了我的习惯。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平凡而幸福的每一天。

    明年我就要三十岁了,世界的动荡,生活的激流,希望我能抓住这些不变量,在其中继续勇敢地翻涌。

    口袋


    { 湿 }

    口袋里的钥匙锒铛作响
    骑车飞奔在回家的路
    遇见隔壁的帅哥和女朋友
    只好双手插袋 开始装酷

    口袋里的手总攥成拳头
    没有意识 没有来由
    也不知道这紧张从何而来
    对未来感到迷茫 不太期待

    脑子里总有些特别的想法
    也想成为一个不一样的人
    但害怕这样会失去什么
    会是什么呢 会失去什么呢

    我不知道我以后会不会幸福
    幸福是什么 其实我也不太清楚
    我只是感到有一点点孤独
    这么说有点夸张 但是我忍不住

    单车躺在回家的下个路口
    阳光有些刺眼 眼睛有点酸
    口袋里只剩了两根烟
    没人一起抽 不太想拿出来

    天上的云在天上追逐
    路上的我在路口踌躇
    明天就藏在口袋里面
    我握得很紧 我不想打开

© 2012 CubicStone Wei | powered by jekyll and github | themed by sext iii